電白民間習俗

來源:電白區地志辦 發布時間:2016-08-24 16:54:06 閱讀次數:

 

   【馮家村冼太廟會】 電白區霞洞堡馮家村(今大村一帶),是冼太夫人夫家和裔孫故居地。每年正月十七日冼太夫人忌辰前後數日,數萬群衆彙集誠敬夫人廟(晏宮廟)前的漢人坡(又稱“看人坡”),舉行廟會,這一活動延續了一千多年。這一天,霞洞鎮各個村莊都舉行紀念冼太夫人活動,稱“十七年例”。最熱鬧的是大村和馬路頭村。這兩條村莊都是當年馮家村所在地。崔、王兩姓親戚來賓數萬人雲集,小車、摩托車數以千計,在冼太夫人神壇前看粵劇,拜祭祀冼太夫人,探親訪友,采購山雜土産,每家每戶設宴款待賓客,有的人家宴請的賓客達50桌之多。霞洞正月十七廟會的特點,是把紀念冼太夫人活動和物資交流集市結合起來。這一天,鄰近各地包括高州、信宜、化州、吳川、兩陽乃至廣西等地土特産雲集,據說如此規模之集市為粵西之最。據記載,1957年,霞洞誠敬夫人廟曾出現粵、桂、湘、瓊四省100萬人前來瞻仰朝拜冼太夫人的盛況。

【漢人坡正月十七】 漢人坡位于霞洞鎮馬路頭村的前後。漢人坡南端最開闊處,有兩個城堡,東面的一座叫王屋堡,西面的叫崔屋堡。兩堡之間的草地,就是每年正月十七演戲搭台和搭神壇(稱廟堂)的地方。每年的正月十六,當地崔、王兩族的群衆,正式拉開迎神演戲大盛會的序幕,為的是紀念冼太夫人忌辰(正月十七日)。一年一次,延續四天。

       正月十六,即迎神前的一天,漢人坡已熱鬧起來,各地商販便紛至沓來搶攤,占據有利攤位檔口。白色的太陽傘下是香煙糖果檔。布匹檔設在王屋堡牆邊,用帆布搭起遮陽防雨。本區各處的手工業品都來占地擺攤。來自羊角鎮的大同、馬頭嶺的陶器(缸、盆)擺在崔屋堡附近,下洞人編織的竹器籮筐之類以及龍骨車、手拉水車占地很廣。林頭黃陽人的草席、沙琅人的醬油、豆豉、那霍産的草紙(火紙)也來了。電白周圍的幾個區的商人也不失時機運來貨物。吳川梅菉運來大量的竹制品,特别是竹料編織的家庭用具最搶手,陽江縣的皮箱和皮枕頭,信宜高州市的木制品,尤其是水桶最暢銷。高州、化州、陽春等市縣的布匹和藥材也來展銷。總之,來到漢人坡展銷的貨物品種,應有盡有。漢人坡盛會,形成粵西最大的一次貨物交易盛會。

       場面壯觀的迎神接力賽。正月十七早晨是這個會期最熱鬧的時刻,迎神接力賽是在天亮不久拉開序幕。從遠地來看熱鬧的人,在十六日已來到,附近二三十裡的人踏着月光趕來。天亮後,整個漢人坡已經人頭攢動,樹上有人,兩個堡牆上也站滿觀衆。人聲鼎沸、數裡可聞。

       迎神接力賽的儀式,是跑着把冼夫人從晏宮廟迎接到漢人坡南端新塔的臨時廟堂中。這個迎神賽分三場進行:第一場是天蒙蒙亮之時(地方時為6點30分)開始。首先是香爐接力賽。四枚銅質香爐從晏宮廟門鳴铳齊發,四個香爐分為四隊,每隊安排十多人接替,每“替”人跑150米左右,從晏宮廟門跑到棚搭的“廟堂”内為終點,決出前3名重獎;第二場賽是跑“西首”。西首是廟内坐在中殿西側的各一個武将的神像,是木雕的,重五六十斤。兩個西首分兩隊賽,也分十多人接替,神像是放在一座交椅上,由四人擡着跑,一直跑到廟堂内,決出冠亞軍;第三場是賽“正位”。即冼夫人的兩座身像,也分兩隊,賽法和“西首”相同。到終點,決出冠亞軍。

       這場接力賽大約在早晨8點鐘結束。到場觀看的群衆粗略估計有6、7萬人,來看賽神的群衆都着節日盛裝,穿紅戴綠,五彩缤紛,看完賽神,便是眼望眼,人看人.漢人坡真正成為“看人坡”。8點鐘觀衆慢慢散去。一部分人去看大戲演出“拱北賀壽”,有的去購買貨物,戲場和市場同時熱鬧起來。 

       别具一格的雙台大戲 。漢人坡正月十七日的迎神盛會,除看賽神外,便是看大戲演出。每年崔、王兩族,各雇一個戲班,演雙台戲。各族都有搭一個大戲台,對準廟堂。大戲台是竹木和葵棚搭成一個大“金”字,遮住前後台,另搭一個小“金”字,為台前觀衆遮陽防雨。演大戲别具一格,每年都演4晝4夜,從正月十六中午演到十九日晚十二點。每日連續演20小時,叫做“不停鑼鼓”。早晨開始演“日戲”,下午開始演“正本”。演員穿古裝,唱官腔,最後有一場武打。最精彩是晚上八九點開始的夜戲,叫“單出”,演的多是現代粵劇,最吸引人。接着是演“三出”,從十二點演到淩晨三點。三點以後,停演四小時。天亮後,七點鐘又開始演了。 

【冼夫人聖誕鄉傩】 冼夫人的出生地——電白電城山兜丁村,有蔡姓與黃姓居民兩條自然村,每年農曆正月十七日至二十二日,這兩條村居民舉行的冼夫人聖誕鄉傩,十分熱鬧。

       蔡姓村三十幾戶居民,每年到了正月十三日, 由祖上撥款做敬神事務。首先從居民中挑選七、八個年青力壯的男子漢做公事幹事務,鄉傩前三天,他們潔淨身子,獨住一室,已是丈夫的不與妻子同寝;各家各戶内内外外打掃清潔,以表示對冼夫人聖誕的虔誠。

       正月十七日下午,鄉傩的公幹人員穿上盛裝,身圍上彩帶,手持五色彩旗,八音鑼鼓随行其後,從丁村前往山兜冼夫人廟迎神。從廟裡接出冼夫人坐像,坐入花橋。然後由兩個漢子擡着橋子走。冼夫人麾下的甘、廖、盤、祝四位官人的像,由四個漢子各捧一位,走在花橋後面,一直送到丁村,稱為“接冼太回娘家”。當天,鄉傩期将到之時,蔡姓村旁已收割的稻田裡,搭起迎神醮壇,迎來冼夫人和四位官人的神像。冼夫人坐于壇正中,四位官人像置于左右兩旁。神台燭火通明,熠熠生輝。醮壇棚壁貼有紙條畫的咒符,意為辟邪鎮妖。神壇前較遠的地方,豎起長而直的竹竿,杆頂系列有長繩,繩上挂有三角形小紙旗,被風吹動,獵獵發聲。神壇周圍相間地樹立各色彩旗,迎風飄蕩,一派新春氣象。入晚,道士念念有詞:請谯國夫人、冼太嬷臨境安甯,造福鄉裡……。邊念經文,邊敲道具。村中男女老幼,到來看請神的熱鬧,十分高興。道士念經請神,直到黎明時分。

       十七日這一天,公幹的漢子各人單手舉起冼夫人和四位官人的像,另有兩人擡起香爐,進入村裡巡行。巡行時,八音鑼鼓聲、唢呐聲鼓樂齊鳴,震天價般響。巡行隊伍浩浩蕩蕩、凜凜威風。村中各戶居民的堂上,用方台擺上素菜和甜湯丸食品。冼夫人和四位官人神像入到屋裡來,置于供品上方。冼夫人神像探訪各家各戶,鑒納供品。此時由道士向神像祈恩祝福,主人家大人和小孩向神像叩頭跪拜,祈保平安。拜畢,主人家則以甜湯丸款待公幹人員和來賓。禮儀畢,鳴放土炮三響,随即又往别家巡視祝神而去。

       蔡姓村各戶巡視祝神過了,巡行隊伍則前往相隔約五十米的黃姓村巡視,稱為“冼太探四鄰”。一條一條村子都作過巡視祝神後,才扶神回壇。

       二十一日晚上十時,舉行鄉傩的“送船”儀式。這種儀式古時是“送窮”的一種習俗。當天夜晚,天氣都較沉黑,沒有月光。公幹人員兩人擡着紙紮的船,船上放有草人、元寶、供品等。有五個漢子各人以右手舉着冼夫人和四位官人神像,由前面幾個人打着火把引路照明,紙船送到山兜大村的牛沙坡,将紙船焚燒了,舉着神像的漢子立即跑步回到醮壇,途中人接替神像跑,尤如體育運動會接力跑一樣,跑了半公裡路程才返回原地。

       二十二日上午,送神回廟,鄉傩結束。

【電白冼太夫人文化節】  為弘揚冼太夫人文化,以其“愛國愛民”精神廣泛、深入教育人民群衆,中共電白區委、電白區人民政府于2002年12月27日,即農曆十一月二十四日,在區内隆重舉行紀念冼太夫人誕辰1480周年慶典系列活動(包括集會、巡遊、冼太夫人文化研讨、以及文體活動等),故裡人民和來自省市縣各級黨政領導、全國各地冼太夫人研究專家和冼馮後裔數千人參加了有關活動,共同緬懷冼太夫人的豐功偉績。自此之後,每年冼太夫人誕辰日,區内均組織相關紀念活動,統稱為電白冼太夫人文化節。

【電白住宅】 據舊縣志記載,明清時電白“室無華棟”。其結構大體為3種:草房。以木條搭成屋架,以禾草和黃泥抹在木架上成牆,俗稱“水籬牆”,以禾草或茅草蓋頂。此為舊時窮人的住屋。草屋。以泥磚沾黃泥砌成牆,以茅草或禾草蓋屋頂,此亦為一般窮人的住宅。80年代中期,草屋已基本絕迹。瓦屋。其牆體有幾種情況:一是全部為泥磚(俗稱“泥角”)砌成的;二是地基、牆角為紅磚,其餘牆體為泥磚的;三是外牆為紅磚,内牆為泥磚,稱“包皮”牆的;四是全部為紅磚的;五是以白齒沙、黃泥、石灰“三合土”夯打而成。依貧富而所别。屋頂的桁桷有杉木的,也有雜木的,屋面一律鋪大瓦,大瓦與大瓦之間覆蓋瓦筒,以泥和灰沙粘合。屋頂也有飛檐、翹角的。

       房屋布局多為“三間過”,左、右為住房,中間為廳。二進式的前廳,後廳為客廳,中間有一小“天井”,左右為廂房,作廚房和放雜物用,此種格局的為多數。富家則有大天井、大廂房的二進式或三進式的深宅大院。個别富裕戶也有“四檐齊”式的走馬樓。城鎮臨街住宅多為二層磚木結構的瓦屋,排門店面,門前有兩條柱,二樓飄出,形成“騎樓”;樓為桁桷等木料釘成,屋面為瓦,上有擋水牆,看不見瓦檐,瓦面水另有槽口外流。後進較深,有住房、過道、廚房,也有在過道房開“天井”的。此種樓房民國時最為普遍。現仍有遺留之房可見。電白區内布局最大的一座瓦屋為座落于沙琅鎮塘砥村委會月朗口村的朗山莊,該屋占地面積2835平方米,格局不“三踏六筆塔九拖廊”,中間主屋三進為大廳,廳寬為5.7×7米;合計總有房間85間。牆體為14×28×7厘米規格的磨平青磚砌就,桁木為30厘米直徑的大杉木,桷片為1.2厘米厚,過刨;檐高4.5米,每個檐口飾有隔水唇瓦;地面鋪方磚。該屋為清嘉慶年間所建,現仍大部分完好。

       60年代後,草屋逐漸減少,新建的住宅一般都是雜木為桁桷,泥磚為牆的瓦房。在城鎮開始出現混合結構住宅,以磚為牆,以水泥混凝土預制構件為頂的平頂房,或二、三層樓房。80年代後,以杉木為桁桷、以紅磚為牆的磚木結構平房大量湧現,草屋住宅基本絕迹;水泥混凝土搗制的混合結構和框架結構的多層(2~6層)住宅在城鄉日漸增加。磚木結構的平房布局多數仍為舊式樣,樓房結構款式多樣,有長方形的,也有正方形每層都有住房、客廳、生活用房、陽台等,可單獨配套使用。

       在住宅裝飾方面,過去一般平房沒有什麼裝飾,有的泥磚牆僅以黃泥批蕩,紅磚牆屋外牆一般不批蕩,僅以殼灰填充磚縫,内牆批以灰沙、黃泥三合土。“四檐齊”等比較大的住宅則有雕梁畫棟的。過去住宅一般少開窗,如果開窗也僅在前牆開,窗體小,位置高,屋後牆則絕對不能開窗。近年來所建的住宅,特别是樓房,内外牆都有灰沙批蕩,也有貼各式各樣瓷磚、馬賽克、人造大理石的,個别富裕戶以柚木等木料裝飾内廳,配以各種燈飾,顯得富麗豪華。現時所建的住宅講究通風透光,門窗較多、較大、框架結構的多裝大面積的鋁合金鋼窗。

電白建房喬遷習俗  電白人建房多講風水,過去請風水先生擇地、定座向,動工前要請算命先生占蔔生辰八字擇吉日,破土動工時在屋基四旁張貼“姜太公在此”等字條以“避邪”。升梁要按所擇定的時辰,鳴放鞭炮,拜神、吃湯圓、給水工封“紅包”等。房屋建好後又擇日進宅,全家人擡着部份餐具,擔着米酒、雞鴨,牽着牛,提着火把或明燈,由家長在前,按年齡大小次序進入新居。在每間新房中點上燈,接着鳴鞭炮,貼對聯,全家人吃糖粥、湯圓。然後設酒席款待親朋戚友。

【電白古時農作習俗】  電白古時有許多習俗。春日競看土牛,預兆一年的天時。立春前先用泥、禾草、竹等為材料,塑成土牛,也稱春牛,置于城東門安定寺。立春前一日,縣太爺與縣衙官員、鄉紳身穿禮服到東郊“迎春”。行完跑拜禮祭儀式後,執事擡着春牛在前,縣太爺及各官紳依次随後,将春牛迎送至土地祠,各官再行禮拜後回衙。立春當天,全城百姓聚集土地祠,競看春牛,占蔔一年的豐歉。據舊縣志載,如果土牛幹燥,顯紅黃色,預示該年雨水偏少;顯青色,則多台風;顯黑色則多雨。 

       正月初七始耕田。百姓稱初七為“七菜開”,農民一般在吃了以7種菜作湯的早飯後,才趕牛開耕,在此之前是不宜耕田的。

       六月收新谷,曬幹後,即以少量新谷磨米煮飯祀祖先,叫“嘗新”。 

       六月收割及播秧等農事完畢後,即要備齊三牲祀田祖(有的稱田頭公),叫“做田了”。

       十月收完晚禾後,全村男女老幼都聚集到曬場唱歌跳舞,歡慶豐收。 

       這些習俗,解放後已不多見。

【電白商人習俗】  過去電白區沒有大商家,都是小本生意人,最怕虧本,因而一切活動都圍繞着“利”。春節時貼的春聯是“生意興隆通四海,财源廣進達三江”,橫批是“一本萬利”;大年初二開鋪做生意,要買一條活鯉魚來拜神,“鯉”利諧音,有鯉即有利;商人所敬的财神是關帝,舊曆每月初一、十五都有燒香拜神,祈求生意興隆。招聘學徒一般都是在鄉間尋找老實的青少年,訂立合約,3年内隻管食住,沒有工資。三年期滿,還要留店4年,介于店員與學員之間,隻發一半工錢,7年後才算正式店員。1956年公私合營後,一切舊習都已廢除,所有人員都是拿工資的職工。80年代後,個體商業重新出現,一些商業企業也承包給職工經營,自負盈虧,過去的一些習俗又有所恢複,但員工的權益則比過去大,老闆可以“炒”員工,員工也可以“炒”老闆——自動辭退,另尋新門路。

【電白疍家風俗文化】  電白區古時為百越族人聚居地,南北朝和隋時,為俚人的活動中心。俚人的生活習性是“水行而山處”,日常據山洞,“巢居崖處,盡力農事”,也常下江、下海,“以船為車,以楫為馬,往若飄風,去則難從”,谙熟水性。唐宋後,漢人自福建、粵北大量移入,俚漢同化,這些人“以舟楫為家,采海物為生”,形成了電白沿海一帶的疍民。

       在封建社會及民國時期,疍民被視為下等人。他們不準上岸定居,不許與陸上人通婚,不許入學讀書,不準穿鞋着襪。有的雖準許上陸地定居,也隻能于海灘上搭高腳木屋居住,俗稱“疍家棚”。解放後,電白區地方政府取消一切歧視疍民的陋規。人民公社化時,于水東、博賀相繼成立水上人民公社,稱疍民為水上居民。後又規劃建設水上居民新村,原居住的海邊高腳木屋,相繼全部拆除。水上居民與原陸上居民已基本同化,但水上居民由于一千多年所形成的一些特殊風俗習慣至今仍保留下來。

特色民居 

       舊社會,疍家多以艇為居室,一家數口擠住其中,也有三代、四代合住一艇的,艇就是家。因此,豬、三鳥等家禽也在艇舷邊圈養。另一些獲準上陸居住的疍戶則于緊靠圩鎮的海濱,搭木棚聚居。這種木棚以竹木為架,以木皮或竹籬為牆,以茅草為頂,以一些光滑的木條、木闆釘合為地闆,以闆為鋪,不另設床。這種木棚小的僅幾平方米,大的也不超過10平方米,一律為鴿籠式的高腳吊樓。海潮漲時,棚底與海水僅隔幾厘米,如遇暴潮,棚闆則為其所沒。解放後,疍民雖陸續上岸建房居住,水東的海濱新街,博賀的水上居民新街幾乎都是疍民聚居的樓房,但他們大多數仍保留着居住艇、棚的習慣。樓上地闆多用優質木闆鋪就,光潔锃亮,一塵不染,以闆為鋪,不另設床。 

生活習俗 

       男人嗜酒。過去,多穿長不過膝的唐裝褲,衣服多為染以薯莨水的粗棉布,今已與一般居民相同。女人普遍帶耳環、項鍊、手镯,穿鑲花邊的唐裝衫褲,腰紮繡花圍裙,戴“銅鑼帽”,帽帶與衫褲均以銀線紡織而成,今為多色尼龍絲線。

民俗婚慶活動 

       婚嫁,男女青年多于月白風清之夜以互唱漁歌表達情意,然後男方托媒人以金銀鍊為聘禮到女家求婚。再以送繡圍裙之布為催婚信物。婚前20天,新娘便開始哭嫁,俗稱“唱歎歌”。結婚當天,媒人先将男家彩禮,用一圓形銀盤盛裝,送到女家。女家組織10多名年青女子,穿着美麗的衣服圍着銀盤歌舞,以示慶賀。然後由四個命好(三代同堂以上,子孫齊全者)的漁婦背着新娘送到男家,送嫁的禮隊由一名美麗的姑娘撐着大紅羅傘前行,八音樂隊、禮盒和載歌載舞的送嫁妹随後。禮盒中放着一隻大碗、一雙筷子、一條花邊圍裙、一頂“銅鑼帽”,其它禮悉如一般陸上居民。另外,疍家還有一種婚俗,新郎不在家也可結婚。如果新郎出海在外,新娘可在子夜過後按一般禮俗入夫家,新娘隻要在神台上燒一炷香便算拜堂成親了。 

【電白漁女出嫁】 電白古代漁女出嫁奇特,有出嫁漁女“逃婚”又結婚的習俗。 這主要是因為電白古代沿海一帶的漁民生活貧苦,并長期受陸上居民的歧視和排斥,因此,在一般情況下隻能在同行業内通婚。婚嫁習俗要經曆躲嫁、逃婚、接親三個程序。

       漁民的女兒從小就在家庭中擔負着與男性不相上下的捕魚、采珠、織網等勞動,因長年的日曬雨淋皮膚黝黑,隻有在結婚前一個月才可以呆在岸邊搭建的高腳樓上裁縫新衣裙、繡新鞋、縫新被,籍此使膚色變白。漁民愛用農曆年前的日子結婚,當時有句民諺:“讨個老婆來壓年,明年出海人興旺”流傳至今。到結婚那天新娘要穿上新的大紅衣裙,上衣前襟繡一朵蓮花、裙子下擺繡三條鯉魚和兩朵蓮花,寓意六六大順。腰部系銀鍊,鍊的兩端各有一塊印着鯉魚和蓮花圖案的銀牌垂在腰後,頭上戴的紅頭巾正中處繡一朵蓮花,全身上下總共有九個圖案,寓意長久團圓,一生有餘(即使再窮的人家也要買一條新頭巾,将九個圖案全部繡在上面)。

       出嫁時新娘的親友送金銀首飾,新娘要全部戴在身上,戴得越多以後在夫家的地位就越重要。在卯時,即當日的早上5點至7點,由新郎請一名夫、子雙全的婦人當媒婆,背新娘跑到新郎家的船上。當晚新娘要機智地躲過婆家人的注意偷跑回娘家的船上,不得超過戌時(戌時屬雞,相傳雞咀尖,會啄斷姻緣、雞爪會抓散丁和财),這儀式是為了表示新娘對娘家的留戀。與此同時,新郎要帶領一群接親的親友擡酒拿肉、捧着鮮魚大蝦緊跟其後,來到丈母娘的船上請早就聚齊的親友們通宵地喝酒吃肉,直至第二天的卯時,媒婆再次背上新娘跑回新郎家的船上。此時新娘要頭裹頭巾,眼不可見天日、腳不可沾地氣(若違例者則會被人認為命歹運衰,刑夫克子,不得善終)。直至完成這一套程序新娘才算是真正的接回來了。

【電白昔日婚嫁習俗】 電白适齡青年婚嫁,擇配由父母之命、媒娋之言而定,鄉間做媒的人,她們知道哪一家有待出嫁的姑娘、需要婚娶的兒郎,便從中介紹說合。男女兩家父母表示可以對親的,女家即用紅紙書寫姑娘出生的年、月、日、生辰,由媒人把“庚貼”送與男家;而男家則請算命先生“合命”,如果兩人“八字相生,命根相合”,則同意對為親家,媒人便從中說合禮聘。六禮告成,進行“說日”,男家擇定吉日把聘金和豬腿、糕餅、面包、槟榔等禮品送與女家,是為“定親”。富裕人家送的禮品,還有金銀首飾和貴重物品。 

       定親男女到了十八歲之時,男家擇取吉日,用紅紙寫出娶親定日貼送到女家,女家同意則給回帖。于是父母便告知女人如何出嫁之事。自此一個月内,姑娘則深居簡出,白天在家聽嬸嫂教導出嫁禮儀,自己縫制嫁妝衣物。姑娘出嫁前十天或幾天的晚上,與相好姐妹在閨房床帳後“哭嫁”。哭嫁内容一是感謝父母養育之恩,二是贊歎叔伯嬸嫂教導之情,三是囑咐哥、弟、妹勤儉自重,立志做有用之人。

       姑娘出嫁前兩天,由親房嬸嫂為她整容:先往臉龐、脖子抹上香粉,然後用線上下左右絞掉臉上和頸部的茸毛,再用剃刀整剃眉毛,最後讓姑娘從鏡中自我觀看,滿意才算完好。

       出嫁之日,花轎臨門之時,姑娘的弟妹搬來一條凳攔住大門口,要媒人喝了凳上擺放的兩杯酒,給個“封包”(禮錢),才将條凳搬開,讓媒人入屋來。這樣搬凳攔門,表示不願姐姐背井離鄉的心意。父母收取媒人送來結親的禮物後,便舉行姑娘出嫁儀式。

       在供祀祖先神位的堂上,點燃花燭和香火,廳堂放置一張大椅子。出嫁姑娘在閨房穿上紅豔衣衫、裙子,着上繡花鞋子襪子,頭披長發,用手巾掩住臉龐,由一位“命水好”(生活美滿)的婦人背出廳堂,坐在椅上。這婦人便給姑娘梳辮紮髻,此時姑娘向祖先和親人“哭别”,哭别内容與哭嫁言詞大緻相似。發髻梳就,插上銀簪和發簪飾物,表示已是有夫之婦。富裕人家的“千金”小姐出嫁,發髻還插上金钗、玉簪,滿頭珠光寶氣。 發簪插畢,戴上豔麗挂珠的鳳冠。此時姑娘用右手往圓簸抓來大米,向祖先神位連撒三撮,意思是不帶走娘家的糧食,撒畢,止哭,由舅父或“命水好”的男人背上出門,坐進花轎。轎夫關上轎門,将花轎擡起,此時有人把瓶酒往轎頂澆注,又有人用蔗渣點燃火把,讓花轎底部從火焰上過去。這是祈願姑娘出嫁平安無恙的用意。花轎擡走,跟随花轎的是來接親的八音鑼鼓隊、挑擡嫁妝物品的腳夫,送嫁姐妹和指導媽(伴娘)等。路上鑼鼓齊鳴,一派喜悅景象。

       娶親男家的大門和新房門,貼上金子對聯和“迎親”、“鸾鳳合鳴”橫披。對聯如“雀屏欣中目,鴻案喜齊眉”、“良緣由夙締,佳偶自天成”。

        花轎到了新郎的家門,依照吉向放定。新郎手執紙扇向轎門敲了一下,轎夫即開脫轎門。此時點燃鞭炮,兩位指導媽攙扶新娘下轎,踏上鋪有草席的地面跚步而行。新娘進屋時,指導媽低聲叫跨過門檻。如不慎踩了門檻,則被認為婆家要倒黴,或給娘家帶走吉祥。過了大門,新郎站在大門一側高凳上,手執紙扇,當新娘走過之時,舉起紙扇往新娘鳳冠敲打,俗稱“打扇頭”。若打中頭冠,此後新娘順從夫婿;如打不中,會反過來欺負丈夫。傳說:“打扇頭”出于封建禮教女人“三從四德”中出嫁從夫之說。

       新房裡的新床,由兩位“命水好”的婦人依照吉向方位鋪放,四個床腳皆墊放一塊紅紙和十枚銅錢。以示喜悅雙全。新床旁邊放置木椅一張,椅上放有裝滿大米的木鬥一隻,鬥上插有點燃的龍鳳花燭。新娘進入新房,要面向龍鳳燭火站立,謂之“企鬥火”,意思是祈望夫妻生活美滿。不一會,鬧新房的人群入來了,你一言我一語對新娘評頭論足,新房充滿嘻笑之聲,熱鬧的很。聽了指導媽示意,新娘向客人敬獻甜茶;受了茶品的人,給回個“紅包”,表示謝意。

       當新娘下轎進入新房,堂上響過一陣炮仗後,迎親宴會開宴。陪宴的戲班奏起歡快樂曲,戲子唱出賀喜曲詞。新郎身穿長衫,頭戴禮帽,由主婚人帶領,來到宴會席間,向客人施禮勸酒,表示謝意。

       洞房之夜,新郎新娘上床歇息,兩人談的第一句話忌說人的事兒,隻能談天說地。相傳新婚夫婦相互交談,頭句話帶有煞氣,因而忌諱說及你我和親人的事。

       次日,是新郎新娘拜堂日子。清早,新婚夫婦起床,梳洗完畢,穿上盛裝,由大叔(伴爹)和指導媽引導,來到堂上,向祖先和親人施禮跪拜,俗稱“拜堂”。

      堂上擺放兩張八仙方桌,桌上點燃香火和龍鳳花燭,擺上美酒,佳肴,幹果,糕點凳。新婚夫婦來到堂上,面向祖先牌位站立,在節奏明快,和諧的小鼓,唢呐樂曲聲中,由司儀呼禮,雙雙三跪叩頭,先拜天地,再拜祖先,然後由大叔和指導媽請來親人(祖輩和父輩)坐于堂上,新郎新娘向親人敬獻甜茶,施禮跪拜,表示聽從教誨。長輩受過禮拜,會給“紅包”,表示親熱。

       拜堂畢,堂上擺上數席(一定是偶數席)菜肴,一家男女老幼按備份入席,與新郎新娘一同宴飲,以示歡樂情意。席上擺的十碗菜肴,宴飲時,新郎、新娘必須夾齊十碗菜肴食之,以祈夫婦生活十全十美。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